豪門少爺雄霸香江(0一-五0)

来源:yibenpaint.com   发布时间:2020-08-04 12:20:20   浏览次数:610
字數:二二0六00第001章、喬津帆回國香港是繁華的國際大全市,是僅次於紐約和倫敦的都球第3大金融中央,地處珠江口以東,與廣東省深圳市隔深圳河相看,瀕臨南中國海。1840年之前的香港是1個小漁村;1842至1997年間,香港是英國的殖民地。第2次世界大戰後,香港經濟和社會迅速進展,成為1個寬裕、發達和生活高水平的城市,20世紀80年代成為「亞洲4小龍」之1。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以廉潔的政府、優良的治安、自由的經濟體系及完善的法治聽名於世。香港是中西方文化交融的中央,是都球最安都、寬裕、繁榮的地區之1,也是國際和亞太區重要的經濟、金融、航運樞紐和最具競爭力的城市之1,經濟自由度常年高居世界前列,有「東方之珠」的美譽。1982年2月,經由美國轉機新加坡而至香港的1架波音747徐徐翱翔在藍天之上,此時,飛機上的乘客多為外國人,華人相對較少,大傢有的在眠覺,有的在望書,有的在低聲私語。此時,在頭等艙裡,1個2十歲左右,戴著墨鏡的英俊男人正在望著1本書,書名是《論演員的道德與修養》,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在建立演員創作體系方面的雄偉意圖的1個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也是前世星爺的著名電影《喜劇之王》裡浮現的神書。而這個時候,這個衣著普遍的英俊男人望著這門書,心中卻想:「到來這個世界也有兩個月瞭,也不明白……香港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有趣兒的地方!」先介紹1下這個男人的身份,他是香港赫赫出名的喬氏集團的大佬喬敬堯的兒子,名啼喬津帆,今年2十歲。像香港這種地方,超級富豪多多,更多的則是不喜歡拋頭露面的隱形富豪,像這種人物你也惟獨在身份達來瞭1定程度才會熟悉來。而平日裡那些8卦記者也拿這些富豪沒辦法有的——甚至還是這些媒體雜志的幕後老板,還沒等你爆料人傢的新聽,人傢已經把你炒魴魚瞭。比如講《東方日報》幕後的老板就是曾經和「4大探長」齊名的馬氏兄弟,這個傢族出身不正,先是賣白面,做色情雜志,後到才轉正行做報紙,現在漂白瞭,最是忌諱人傢爆料他們傢族的事兒,所以靠著《東方日報》這個媒體,遏制瞭許多對自己不利的消息,讓你幾乎望不來有合這個傢族的新聽。這個喬敬堯也是如此——不過比起馬傢到,他出身可謂清白多瞭。此人出身貧冷,卻頗有志氣,在給建造公司打工的時候,發現當時的房地產生意好做,於是就借貸3萬塊,開始做瓷磚生意,背著瓷磚挨傢挨戶地推銷就這樣拼著踏實苦幹,食苦耐勞,居然被他闖蕩出1番小小的基業到。不過讓喬敬堯真正躋身成為香港超級富豪的卻是,他娶瞭電影大亨陸運濤的女兒。講起電影大亨陸運濤到,恐怕6十年代的香港人無人不曉,尤其他和邵大亨雙雄爭霸香江的故事更是膾炙人口。56十年代「邵氏兄弟」和「陸氏電懋」的競爭表面上望是香港兩大國語片公司之間的商業競爭,而實際上確是「兩大」的當傢人邵逸夫和陸運濤鬥智的連續。因為從的年代起邵逸夫和陸運濤在新加坡、馬到西亞等地就開始瞭院線競爭的首先輪拼殺。兩人的出身、性格、學歷背景及經歷均不相跟,但卻先後經營起瞭龐大的電影生意,各自形成瞭獨具特色的經營風格。商業相持的背後,更是兩人的個性與商治理念的較量。邵逸夫出身於中國傳統的商業世傢,從小、接受的是以儒傢倫理觀為主的傳統教育,經受瞭中國傳統觀念的浸透。他身上傳承瞭邵氏傢族務實、靈便、節儉、穩健、勤勞等傳統經商理念,他在經營中始終維持在商言商,不唱高調的特色,以追求利潤最大化為最終目的陸運濤則和邵逸夫有著完都不跟的個人履歷,他出身於南洋富商之傢,中學時便在瑞士和英國接受教育。陸運濤向來醉心於文藝、歷史、電影和攝影,雖然他明白自己註定要基層傢族生意,但還是在劍橋大學攻讀自己真正愛慕的歷史和文學,並取得瞭碩士學位。他不懂國語,尋常操英語和人交流,較少受來中國傳統文化的浸潤。還具有喜歡觀鳥、愛打高爾夫球等英國紳士的習慣,這1切鑄就瞭他的「洋化」特色。因此,陸運濤沒有簡樸地重又父輩的經營之路,而是在傢族產業的基礎上挑選瞭電影業這1獨具創新的現代化娛樂業。並且先後成立瞭國際戲院有限公司、陸氏戲院有限公司和國泰戲院有限公司,以此組建瞭以電影發行業為主的國泰機構,從此踏上瞭和邵逸夫的爭霸路。陸運濤的諸多「洋化」背景和現代化生活夢想,決定瞭他的經營理念將完都不跟於以傳統型為主的邵氏經營理念,而是更趨於現代化和時尚化。針對邵氏兄弟攻城掠地式的院線擴張策略,他在和邵逸夫爭搶放映資源的跟時,將重點放在改善影院軟硬件設施、提高欣賞質量等現代化攻略上口以此壓制瞭邵氏在香港電影圈的進展,成為兩大巨頭中最具有潛力的1條巨龍。惋惜就在這條巨龍馬上騰飛的時候在赴臺參加第11屆亞洲影鋪的觀光旅途中,陸運濤夫婦及國泰機構眾多高層等人乘坐的飛機發生爆炸,機上57人都部遇難。這驟然的變故,使如日中天的國泰影業機構受來瞭繁重的打擊,自此1蹶不振。陸運濤的意外失事使「邵氏兄弟」失往瞭最為強勁的競爭對手,也間接地造就瞭邵大亨這個叱吒風雲的電影皇帝,令他67十年代在香江乃至亞洲華語影壇君臨天下!!!話再講歸到,作為電影大亨陸運濤的女婿,喬敬堯1步登天,不僅繼續瞭陸傢本到的基業,在馬到西亞和新加坡擁有大量財富,還擁有原本國泰影業的大部分電影院線。而喬敬堯雖然有所富貴,但是他卻膝下惟獨1個兒子,就是喬津帆。當年喬敬堯的妻子在得曉瞭父親和母親的死訊之後,當場就暈倒,1年後因病往世,隻留下可憐的5歲小津帆和父親相依為命,於是喬敬堯加意疼愛這個孩子,從小就把他當成王子1樣哺育,更是在3年前送瞭喬津帆往美國哈佛大學留學。喬津帆這個人也是1個有抱負的人,來瞭美國之後發奮讀書,決定將往返到要繼續傢族事業,誰明白在兩個月以前,不明白怎麼的,就被人附身瞭。至於附身他的那個人,名啼張峰,本到是21世紀的1個不得志的小編劇,誰明白1眠覺就穿越來瞭喬津帆的身上,能成為豪門子弟,並且到來繁華的香港,這不能不講對於1個普遍人是很有吸引力的。剛好喬津帆的學分快要修完瞭,於是現在的新的喬津帆,就決定歸來香港瞭。第002章、電影公司碩大的波音747降落在瞭香港啟德機場奔道上。飛機降落後,在飛機上的旅客紛紛拿著自己的行李下瞭飛機。喬津帆拿著自己在美國的行李——也就是錢包,護照和1些買的紀念品,衣服在美國全扔瞭,歸到的時候再買就是瞭。下瞭飛機,走出候機大廳,喬津帆在忙碌的人群當中,很快見來瞭自己父親的張秘書。「張秘書!」喬津帆笑著奔上前往,講道,「你好!」張秘書3十多歲,同著喬敬堯也有十年瞭,同這位少爺也很熟,當下笑道:「少爺您終於歸到瞭!老爺就在外面等著你,我們快走吧!」喬津帆點瞭點頭,順從地同著張秘書走瞭出往。走出飛機場,老遙喬津帆就望來不遙處有1輛黑色的林肯轎車停在那裡,在香港能坐上這樣奔車的人盡對非富即貴,此時引的路人駐足觀望。喬津帆走上前往,車子的後座上坐著1個中年男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父親,香港喬氏集團掌門人喬敬堯。「爹地!」喬津帆微笑道,打開瞭車門。喬敬堯望著自己這個最心愛的兒子,淡淡1笑,講道:「歡迎歸到,津帆!」講著,喬敬堯1揮手,講道,「開車!」「是,老板!」司機答應瞭1聲,開動著車子行駛起到。喬津帆穿越過到,雖然是首先次見來自己的父親,但是接收瞭喬津帆的記憶之後,他的腦子裡對這位父親可謂是非常認識。外人常常講喬敬堯是因為他妻子的原因才幹成為香港數1數2的隱形大亨,其實喬津帆很清晰自己的父親,他靠的是實力,還有1點點運氣。他做瓷磚地板生意的時候,恰好是香港房地產歸熱之時,經過借貸,自己生意越做越大。因此喬敬堯相信1句話,那就是:時勢造英雄!1路上自己的老父親微笑著盤問喬津帆在美國的情況,就這樣歸來瞭自己的傢。喬津帆的傢是香港山頂道的1棟豪華別墅,饒是在記憶裡喬津帆明白自己的傢很牛逼,但是當真正望來這龐大的別墅的時候,喬津帆還是不能不感嘆,香港富豪就是奢華!這棟別墅占地1千平米,花園和遊泳池就占瞭1般的面積,花園裡每個星期全有園丁前到收拾,所以顯得十分祥和漂亮。別墅共分為4層,是典型的歐式風格,另外還有1棟1百多平米的房子,是遊戲廳。別墅的後面還配有1個運動場,設計瞭足球場和網球場,可以講世界盡對的奢華大院。入進瞭別墅之後,喬敬堯將喬津帆帶來他的書房,微笑道:「津帆,剛1歸到本到是想讓你好好歇息1下的,可是爸爸還是想和你聊幾句……」喬津帆呵呵笑著坐在1旁的沙發上,講道:「父親你客氣瞭,有什麼話絕管但講無妨!」喬敬堯微笑著拿出1支雪茄煙點燃,講道:「津帆,這次歸國之後有什麼打算呢?」喬津帆淡淡1笑,講道:「歸到固然是要做出1些事業到瞭!男人不能坐食山空!」「哦?」喬敬堯眼睛1亮,接著講道,「你的意思是,你情願接掌爸爸的喬氏集團?」「這個……父親,我想臨時先不用……」喬津帆講道,「我現在想先成立1傢電影公司,您望如何?」「電影公司?」喬敬堯愣瞭1下,皺瞭皺眉頭,講道,「你怎麼會想來往拍電影呢?」喬津帆淡淡1笑,講道:「這可能是我的愛好所在吧!再講瞭,爸爸,咱們傢族,外公留下到的國泰院線就這樣荒廢在那裡我覺得太惋惜瞭些,我想把國泰院線拿出到,辦1傢娛樂公司,爸爸你望呢……」「國泰院線」就是前國泰老總陸運濤當年在香港經營的電影院線,足足有2十多傢電影院,另外在東南亞、臺灣1代也有自己的院線,雖然如今因為陸運濤的死而落寂,但是依舊在香港輝煌挺立,如今給那些電影公司播放電影,收受報酬。什麼是電影院線?電影院線包含瞭電影的發行與銷售,可以講是1部戲最終能不能賺取利潤的合鍵!!講白瞭,電影院線就是1傢電影公司的命脈!!!你沒有獨立的院線支撐,不管搞出多大的陣容全隻是替別人打工!!!而整個香港地方不大,電影院線1共有150多傢。其中4大院線就占領瞭其中的8十多傢,分別是嘉禾控股下的通達院線,新藝城控股下的金公主院線,邵氏還有控股的邵氏院線,以及前電懋控股的國泰院線。除瞭這4大院線外,剩餘的6十幾傢院線,分別被1些有錢的大老板所掌控,但每人最多56傢,所以實力根本無法同4大院線相比,而喬津帆要開電影公司,國泰院線將是最大的助力!喬敬堯此時沉默瞭,望著自己的兒子,在他的心裡,其實是指望自己的兒子能夠接掌自己的位置,執掌喬氏集團。喬氏集團如今在香港產業便即汽車、房產、酒店和喝吃,身價起碼在上百億以上,所以必須需要1個接班人才行。而喬津帆就是喬敬堯心目當中唯1的接班人。可是此時,這個孩子竟然要往拍電影,這不能不讓喬敬堯有些不快樂但是喬敬堯畢竟也是1個開明的父親,此時想瞭想,兒子翅膀硬瞭總要讓他往做點兒故意義的事情,於是講道:「好吧,津帆,爸爸允許你往拍開電影公司!」喬津帆大喜過看,趕快講道:「謝謝你!爸爸……」……和父親談完之後,喬津帆歸來瞭自己可以講是闊別以久,但是也是首先次到來的房間。伸瞭個懶腰,坐瞭這麼久的飛機,身子全有些僵硬瞭,渾身的骨合節發出「嘎吱」的聲響。走來窗戶邊上,喬津帆打開瞭窗戶,新奇的空氣透進瞭房間當真,當真是猶如沐浴在春風1般。走向窗臺,喬津帆打開窗戶,讓新奇的空氣透進來自己的房間當中,整個人如沐春風,享受片刻的肅靜。然後,他走向衛生間,喬津帆將身上的衣服,隻見,喬津帆赤裸的身體,在褪往衣服以後,卻是柔和的肌肉線條,雖然稱不上楞次櫛比,但是每1塊肌肉全能夠捕獲的很清晰。這個時候,喬津帆閉目運神,接著,他的後背上……浮現瞭1大片刺青!在香港,身上有紋身或是刺青的男人,多數全是幫會份子,或是流氓混混,某種程度上代表著身份的高低和幫派。但是大多數人全會挑選紋1些龍啊,鳳凰啊,老虎啊……這些威武霸道的東西。但是在喬津帆身上,卻是1個漂亮女人的裸體,這顯得非常怪異。第003章、初遇合之琳其實,早在喬津帆穿越重生之後,這幅圖就浮現在自己的後背上瞭,隨之而到的是1種奇異的功法,名啼「陰陽關歡功」,喬津帆修煉功法之後,這背上的裸女圖就越到越清楚,兩個月的修煉,喬津帆已經讓這幅畫栩栩如生,並且可以自由收放,而隨之而到的,就是喬津帆擁有強盛的武功、床上能力和各種各樣不可思議的力量。……洗完澡之後,食過瞭午飯,喬津帆獨自1人離開瞭傢。好不輕易到來香港,還是超級富2代,不出往玩玩兒是不成的瞭!喬敬堯已經告訴過喬津帆,他的公司的辦公樓、導演等工作人員,他全會往介紹,並且還會提供1億港幣的啟動資金,不過之後的事情就要喬津帆自己辦瞭,喬津帆顯然沒意見。此時的香港正是經濟飛速進展的時候,整個城市已經初具亞洲4小龍的潛質喬津帆出到的時候沒有開車,這個時候走在大街上,隻覺得來處全很新奇!「哎呦!」喬津帆忽然大啼1身,原先,自己似乎被什麼人給撞來瞭,身子情不自禁地向後1靠,不過沒摔倒就是瞭。不過撞來自己的那個人可就慘瞭,摔倒在瞭地上。喬津帆定睛1望,登時呆住瞭。隻見眼前是個十89歲的女孩兒,短頭發,大眼睛,1張精巧盡倫的美貌簡直可以講是完美無缺,身穿1件白色衣裳,下配牛仔褲,清麗動人的氣質如同傳講中的公主1般,婀娜多姿的身段無比可人,再配關上那張漂亮的不像話的玉臉,簡直就是1個盡代小騷貨啊!而望來這個美女,喬津帆立即想來瞭這是誰!心想天啊!竟然會在這裡碰到她!喬津帆趕快蹲下身,要想扶起她,可是有人卻比她快瞭1步。1個3十到歲,相貌文雅的男人扶起瞭合之琳,柔聲講道:「傢慧,你沒事兒吧?!」接著,那人1瞪眼喬津帆,飲道:「你走路不長眼睛啊?要是撞傷我女夥伴,仔細我要你腦袋!」合之琳猶豫瞭1下,講道:「算瞭……國旌,我沒事兒……」喬津帆卻是食瞭1驚,講道:「你是王國旌?!」前世隻要是瞭解合之琳的人,全會明白這個人,合之琳的首先任丈夫1982年6月,合之琳與比她大16歲的前夫王國旌相識。王國旌是1傢金融貿易公司的老板,且1向風流,娶合之琳之前,曾有1次婚姻。兩個月後,兩人在美國拉斯維加斯閃電註冊結婚。他們的婚事遭來合父的猛烈反對,差點以自殺到阻撓他們的婚姻,最後經雙方協調合父終於妥協。婚後合之琳脫離演藝圈,當起都職太太。沒過多久,王國旌本性流露,終日留戀花叢。王國旌甚至這樣評判講:像合之琳這種女人,隨便在大街上抓1個全比她強,足見其人之無情無義。沒過半年,合之琳就與王國旌離婚,20歲嫁人,20歲離婚,無論如何20歲這1年恐怕是合之琳平生難忘的1年吧。而現在才不過是1982年的2月份,假如不出意外的話,4個月以後,合之琳就要嫁給這個人,然後幾個月後就閃電離婚!不過,此時既然讓喬津帆碰到瞭,那就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尤其是這傢夥還口不擇言!王國旌1見喬津帆竟然熟悉自己,愣瞭1下,講道:「你熟悉我?!」跟時心想,自己在香港也不算什麼名人,難道這個望起到很小白臉的小子還明白自己?喬津帆不答,而是忽然1拳打過往,正中王國旌的鼻子。王國旌慘啼1聲,捂著鼻子摔倒在地。合之琳登時大驚,對著喬津帆啼道:「你幹嘛?!」講著,趕快蹲下到,拉住王國旌,講道:「國旌,你沒事兒吧?!」「啊!」王國旌氣的1把蹦起到,他的鼻血已經流瞭出到。他指著喬津帆大罵道:「王8蛋,你敢打我!老子不會放過你的!我要報警抓你!讓你生不如死!」他王國旌在香港也算1號人物,哪裡受過這樣的委屈?給人打出鼻血到,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哼!生不如死?!」喬津帆寒笑1聲,講道,「我喬氏傢族的長男,還從到沒有誰敢威逼我!我爸爸喬敬堯、我喬津帆全是盡對不會受你的威逼的!」「什麼?!」王國旌身子大震,「你是喬氏集團的人?!」喬氏集團在香港雖然不算多有名,但是王國旌這種富豪圈子裡的人可是1清2楚,那盡對是自己招惹不起的大人物!要是眼前這個少年真的是喬氏集團的公子,那自己還真招惹不起他!可是,會不會這傢夥是在騙我?!王國旌很猶豫。可是下1秒,喬津帆就證實瞭他的身份。隻見喬津帆從懷裡取出1個皮夾,從裡面取出1張卡。合之琳望那張卡是1張黑色的卡,1面鑲嵌的1枚黃金,另1面畫著1條碩大鋪翅的飛鷹,望起到很普遍的。但是,王國旌望來這張卡之後,登時驚呆瞭,身子全顫抖起到瞭。接著,他趕快換瞭副嘴臉,賠笑道:「那個……喬公子,我不明白是您,真是對不起……對不起……我剛剛講的話全是屁話,指望你不要放在心上……那個……那個……」王國旌此時宛然就是從皇帝變成瞭太監,那樣子啼1個卑微合之琳登時呆住瞭,接著對喬津帆不禁十分好奇。要明白,王國旌在他的眼中,那可是盡對的厲害人物,自己還希望著他帶自己入進上流社會,可是此時他竟然如此懼怕這個姓喬的帥小夥,難道這個喬津帆就是傳講中的香港的超級豪門的子弟?!喬津帆寒笑1聲,講道:「剛剛我可是聞某人講,要讓我生不如死的,現在怎麼就軟瞭?!」「這個,還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王國旌直冒寒汗,他在香港也就是個中型富豪,資產盡不超過十億港幣,同喬傢這種可以講有千億港幣資產的大傢族的繼續人相比,那可盡對是胳膊擰不過大腿,假如喬傢要應付他,他盡對死定瞭!喬津帆嘿嘿1笑,講道:「那個……假如你肯和這位小姐分手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放過你……」「啊?!」王國旌食瞭1驚,他沒想來喬津帆竟然打合之琳的主意,要明白,王國旌雖然對合之琳就是玩玩兒的,但是他還沒得手,這個時候要是放手,那可虧大瞭!合之琳也是食瞭1驚,接著就是望著王國旌,想望望他是怎麼歸答的!第004章、約會合之琳王國旌1開始心裡確實舍不得合之琳這個漂亮的女人,不過,當他望來喬津帆眼中顯露出到的殺意之後,登時明白該怎麼做瞭!女人嘛,自己有錢,有的是!但是為瞭1個女人把喬氏傢族得罪瞭,那盡對是不值得的!於是,王國旌趕快賠笑道:「哎呀,喬公子,是在下有眼不識泰山,我同這位合小姐其實不熟,以後不會再同她見面瞭……那個,我先告別瞭!」講著,王國旌趕快離開瞭。合之琳目瞪口呆,她想不來自己就這樣被男夥伴甩瞭!喬津帆淡淡1笑,望著合之琳,講道:「合傢慧小姐是吧?你好啊,我是喬津帆,很快樂熟悉你!」合之琳原名合傢慧,合之琳這個名字是她同王國旌離婚之後,正式加進娛樂圈才改的名字,此時還啼合傢慧!合之琳白瞭喬津帆1眼,講道:「你這個人,害的我的男夥伴同我分手瞭,你還熟悉我啊?!」講著,合之琳別過頭往,望也不望喬津帆。喬津帆不禁感來非常好玩,當下手1揮,1朵玫瑰花憑空浮現在瞭他的手上他將玫瑰花遞給合之琳,講道:「傢慧,這朵花代表著我對你的歉意和愛意,指望你見諒我,好嗎?」合之琳望來喬津帆憑空變出1朵玫瑰花到,不禁食瞭1驚,眨巴眨巴靚麗的眼眸,講道:「天啊!你是怎麼把花編出到的啊?難道你會變魔術?!」喬津帆嘻嘻1笑,講道:「變魔術我顯然會1點兒!傢慧,我其實是指望你做我的女夥伴的!」「啊?」合之琳愣瞭1下,接著輕輕1笑,饒有愛好地講道,「我為什麼要答應你?!你讓我沒瞭男夥伴,你現在復想泡我啊?」喬津帆嘿嘿1笑,講道:「1到嘛,我比王國旌年輕帥氣,你沒理由會喜歡王國旌而不喜歡我;2到,我比王國旌有錢的多,不是嗎?傢慧,我指望你能同我交去!」合之琳聞來這裡,心中不禁很歡喜。合之琳是個野心很大的女人,指望能夠得來1個強盛男人的庇護,本到以為傍上王國旌能夠過上豪門太太的日子,可是王國旌居然被喬津帆幾句話就給嚇走瞭,合之琳心中登時對喬津帆有瞭很大的愛好,自己假如想生活的好1點兒,那依賴喬津帆這棵大樹也是非常不錯的!當下,合之琳嫵媚1笑,輕輕接過玫瑰花,講道:「呵呵,先收下你的花,可是人傢可沒講過要做你的女夥伴啊!」喬津帆哪裡聞不出這是合之琳的反話?心中大喜過看,講道:「呵呵,我明白我明白,我現在試用,試用1段時間!」講著,喬津帆望瞭望天,講道,「現在時間還早,傢慧,不如我帶你往高檔購物街,我送你1些禮物,好嗎?」合之琳聞瞭這話,漂亮的鳳眼閃現出1絲的欣喜,輕輕勾住喬津帆的手,講道:「好啊!我同你往……」……由於喬津帆出到的時候沒有開車,所以他們隻好先歸傢裡開車,合之琳也沒有什麼不滿,更是在望來喬傢的豪華之後,眼中大亮。在車上,合之琳問起瞭1件事情。「津帆,剛剛你給王國旌拿出瞭1張卡,他立即就嚇住瞭,請問那究竟是什麼東西啊?這麼厲害!」合之琳問道。喬津帆呵呵1笑,講道:「那是澳門的1個高級娛樂會所給我們這些港澳地區的富豪傢族所發的會員卡。那種會員卡不是隨便發的,這種卡分為鉆石,黃金,白銀,青銅4個級別,鉆石級別的是頒發給那些傢族的掌權人,我爹地手上就有1張,整個香港擁有鉆石卡的傢族不會超過十傢,其中霍氏傢族的霍英東先生、邵氏傢族的邵逸夫先生全有這樣的卡。而黃金卡就是給傢族的繼續人,也就是我手上那1張,這個也很尊貴,像王國旌那個級別的人是隻能遙觀,而盡對不可能拿來的寶物,所以他才會確定瞭我的身份!」合之琳1聞,不禁大感好奇,講道:「那津帆,那個會所你以後能帶我往望望嘛?!」喬津帆嘻嘻1笑,講道:「沒問題,以後我1定帶你往……」香港旺角1帶是專門的購物區,這裡有著香港最高檔的服裝、珠寶、化妝品等等,是女性購物的最佳場所,但是價格也相對到講貴的嚇人!坐著車子到來這裡,喬津帆第一牽著合之琳的手,走入瞭1傢高檔的服裝店服裝店小姐很快就迎瞭上到,她1望喬津帆就明白他是有錢人——走入這種地方面色如常的人,沒錢才怪。「先生,小姐,你們好……」服務員小姐很客氣地講道,「有什麼可以幫助你們的嗎?」喬津帆笑道:「美女,我幫我女夥伴買衣服,有什麼好的,全拿到望望!」合之琳輕笑1聲,低聲道:「誰是你女夥伴啊……」服務員小姐心中不禁十分艷羨這個瓷娃娃臉的美女,於是講道:「好……小姐,先生,請同我到,我們這裡剛才入瞭1批新貨,很適關這位小姐……」……在購物區1通狂歡購物之後,喬津帆給合之琳買瞭十件衣服,還有兩條價格不菲的項鏈,再加上1些化妝品和鞋子,關計花瞭十多萬。合之琳明白花瞭這麼多錢後咂舌不已,不過在喬津帆望到,十多萬對他到講簡直是9牛1毛,不講別的,自己身為傢族繼續人,每個月全可以在公司領來1千萬的零花錢,再加上手上持有的百分之7的喬氏股權,每個月光是分紅全有上億,這點兒小錢壓根兒就不放在眼裡。然後,喬津帆帶著合之琳到來1傢高級的西餐廳,要瞭1個包間食起燭光晚餐起到。隻見灰暗的房間裡,漂亮的紅色蠟燭點在1起,合之琳的漂亮玉容在燭光下顯得是漂亮無瑕,真是1笑傾人城,在笑傾人國。喬津帆輕笑道:「傢慧,你這樣的漂亮,不做明星太惋惜瞭!」合之琳嫵媚1笑,飲瞭1口紅酒,講道:「我的父母全是演員,我其實也指望能夠成為1個女明星!像林青霞那樣紅遍港澳臺!」喬津帆微笑道:「其實不滿你,傢慧,我現在就想開1傢娛樂公司,不明白你願不情願加盟,做我的首先個簽約女郎?」「額?!」合之琳愣瞭1下,講道,「你要開娛樂公司?是真的嗎?!」「那是固然……」喬津帆笑道,「我想,傢慧你也1定很想做大明星吧?隻要簽約入我的公司,我保障你能紅遍整個港臺!」合之琳聞瞭這話,怦然心動,講道:「好啊!你既然想當人傢的老板,那我也沒話講,我答應簽約!不過先講清晰,我可不會因為你追我而少要1分錢!」「那是固然!」喬津帆笑道,「我也盡對不會少給你的……」之後,喬津帆復講合傢慧這個名字不大好,提議改名為合之琳,合之琳顯然很聞話地答應瞭……第005章、胖子王晶食完飯後,喬津帆將合之琳送歸瞭她的傢。合之琳如今是同她爸爸住在1起,那是1棟高級公寓。喬津帆幫著合之琳把買的東西都部移上樓,此時合之琳的父親合山望來自己的女兒同1個年輕人歸到,而且還買瞭這麼多東西,不禁很是食驚。「傢慧,這位先生是……」合山望著喬津帆講道。合之琳還未答話,喬津帆已經微笑著和合山握手,講道:「哎呀,伯父你好,我啼喬津帆,和傢慧是好夥伴,跟時也是傢慧新的老板!」「老板?」合山1陣迷惑,「我不大知道!」合之琳講道:「爹地,津帆是喬氏傢族的長男,如今要開娛樂公司,我是他公司的首先個藝人!」「喬氏傢族?」合山食瞭1驚,「是不是國泰的那個喬氏傢族?!」「正是!」喬津帆呵呵笑著對合山講道,「伯父,我和傢慧是1見如故,我如今簽約下瞭她,指望你放心將傢慧交給我,我1定會好好照料她的……」合山顯然明白喬傢的厲害,當下和喬津帆客氣地講瞭幾句話,然後喬津帆告別離開。喬津帆走後,合山望瞭合之琳1眼,講道:「傢慧,你同那個喬公子,是不是……是不是在交去……」合之琳1聞這話,俏臉1紅,低下頭道:「爹地,幹嘛……幹嘛……問這種問題啊……」合山望著女兒這個表情,哪裡不明白這是真的?他長嘆1聲,講道:「女大不中留,你們少男少女的事情爹地不想多管,我隻指望傢慧你明白,有錢人傢的人天性涼薄,你望人還是要謹慎點兒!」合之琳聞瞭這話,也沒放在心上,隻是隨口答應瞭1句而已…………離開瞭合之琳傢之後,喬津帆覺得今天真的挺爽的,能夠在這裡碰到合大美女,還簽約瞭她,望起到日後的日子1定很好過!開車路過1傢酒吧,喬津帆忽然很想入往飲上1杯,於是把車停好,走入瞭就酒吧。這間酒吧在香港算是不錯的,昏暗的吧廳內,衣著暴露新潮的男男女女在飲酒蹦舞,1片資本主義的淫靡之氣在這裡鋪現的1覽無遺。喬津帆徐徐坐來1張臺子前,要瞭1杯啤酒,然後開始圍繞查望酒吧裡的動向,望望有什麼漂亮的女人。很快,望來1個人,不是美女,是個男人,還是個胖子,這種胖子肥佬在香港不明白有多少,假如是別人的,喬津帆根本就是懶得望1眼。但是,這個胖子,喬津帆卻不能不重視。因為此人不是別人,正是未到香港著名的商業片導演,無線高層王天林的兒子王晶!據喬津帆所曉,王晶乃是香港「無厘頭」電影功臣之1,大學時期為香港中文大學高材生,尤其擅長編劇,亦為香港電視電影界著名編劇,如由汪明荃擔綱演出、著名香港電視劇《京華春夢》便出於王晶筆下。1977年編寫瞭首先部電影劇本《鬼馬狂潮》,此後十餘年,編過40多部電影劇本。他編導及監制的電影包括《精裝追女仔》《賭神》等等。他是香港電影圈內無人不知的人物,從影20多年到,出自他手中的電影作品多達160多部,為此他義正詞嚴地斷言,自己是香港電影史上的「數量之王」。而此時,喬津帆竟然在這裡遇見瞭王晶,這倒是件巧事。而此時,這位胖子哥哥正在和1位裝扮純潔的學生妹樣子的女孩子搭訕「你好啊,美女,我很快樂熟悉你,你覺得哥哥我怎麼樣?我們1起飲1杯吧!」王胖子很淫蕩地對著那個學生妹講道。那學生妹望瞭1眼王晶,淡淡1笑,講道:「胖子叔叔,你年紀太大瞭吧?人傢不喜歡同年紀大的人飲酒……」王晶今年才2十7歲,竟然被人講成胖叔叔,年紀大,他卻1點兒也沒有顯露出不滿,而是講道:「陰道,俗語講『少女不與熟男好,不曉高潮為何物』,在交去上,那些嫩小子哪裡有什麼經驗?我先自我介紹1下,我姓王,原名日祥,如今改名王晶,就是那晶瑩剔透之意,你別望我年紀大,其實我是很清純的!」「呵呵,胖哥哥,你還挺幽默的……不過望你這麼胖,尋常1定不運動吧?」「誰講的,我常常床上運動啊!」「哎呀,好羞人,居然講這麼下流的話!」「這可不能這麼講,妹妹……」王晶1擺手講道,「我們中國古代有個大文學傢啼孔子的,你明白吧?他老人傢講過1句千古名言,啼吃色性也!所謂吃色性也,就是講床上運動是人的天性!人和人就是依賴床上運動才幹繁衍不息,如今香港在大不列顛國的統治下,人口才不過6百萬,假如我們不多做床上運動,將到怎麼能夠揚眉吐氣我們中國人的精氣神?」我靠!1旁的喬津帆1陣無語,心道這胖子還真是會講啊!那學生妹聞瞭王晶這番話,有些食驚,講道:「想不來啊,原先床上運動這麼厲害啊?胖子哥哥,你可真是會講啊!對瞭,胖哥哥,你有老婆瞭嗎?」王晶嘿嘿1笑。講道:「合羽講得好啊!大丈夫何患無妻啊?我隻是在期待緣分而已,我最喜歡的就是望牛郎織女,梁山伯和祝英臺,我對他們那種愛情是盡對的憧憬。而我覺得,今天我的緣分好像會來,我會尋來能和我伴隨1生的人……」「嗯……胖子哥哥好會講啊!不過……我記得大丈夫何患無妻這話是趙雲講的吧?」「……」胖子1驚,趕快講道,「其實……其實這話就是合羽講的,陰道,我相信趙雲講這段話應該是記載在3國演義裡的吧?其實,在正式的史書上,大丈夫何患無妻這話是合2哥講的!對於3國演義的戲講我是很喜歡,但咱們還是要以正史為參照,你講是不是?」「哇!胖子哥哥,你好厲害啊!竟然還讀過史書!」學生妹1臉崇拜啊!胖子自得無比,繼承講道:「那是,如今的香港,男女學生不愛學習,全喜歡混社團,當太妹,像我們這種資深的文化人,怎麼講也是國傢急需的……我時常感慨我不是生活在20世紀初,否則的話,我早就為瞭自己的國傢拋頭顱,灑暖血瞭,為祖國的建設投進我自己的力量,就算是為國犧牲,也是在所不辭!……」第006章、王晶回順「那個……打斷2位1下……」就在胖子滔滔不盡地訴講著自己對於祖國的抱負、而那個輕易上當的學生妹聞得眼睛大放異彩的時候,1個很不和諧的聲音打斷瞭2人。王晶和那個學生妹愣瞭1下,轉過頭1望,隻見1個相貌俊秀的年輕人正微笑著做來他們身邊,正是喬津帆。「你是誰啊?」胖子很不爽有人打攪自己的泡妞規劃。喬津帆從懷裡取出1張千元大鈔,遞給那個學生妹,講道:「陰道,把這個臺子讓給我,我同這位胖子哥哥有些話要講!」那學生妹1見千元大鈔,立即眼睛1亮,拿過鈔票,俏皮1笑,站起身講道:「好,我走瞭!」講著,那學生妹立即離開。胖子1陣無語,望著喬津帆啼道:「這位兄弟,我沒得罪你吧?幹嘛阻撓我泡馬子啊?!」喬津帆呵呵1笑,講道:「這個學生妹算什麼?我今天到是同你這位無線電視臺王大總監的公子討論1件工作,假如你做瞭,未到比她美麗的馬子有的是啊!」胖子食瞭1驚,講道:「你明白我?!」「固然,王晶嘛,著名大導演王天林的公子……」喬津帆笑道,「我先自我介紹1下,我的名字啼喬津帆,是香港喬氏集團的繼續人……」講著,喬津帆從懷裡取出1張名片。胖子也聞講過喬氏傢族,接過名片望瞭望,登時眼中露出瞭尊敬之色,講道:「原先是喬公子,失敬失敬!你尋我有什麼事情嗎?」喬津帆微笑道:「是這樣的,王先生,你該明白,我的外公就是1代電影大亨陸運濤,他老人傢當年壯志未酬,卻英年早逝,這是我們傢族的遺憾。他老人傢當年指望讓香港電影雄霸天下,而卻沒能成功。如今作為他的外孫,我決定繼續他老人傢的遺志,重組國泰電影公司!」喬津帆此時已經想好瞭,娛樂公司的名字就啼國泰,為瞭紀念外公陸運濤嘛!王晶聞瞭這話,他聞知道瞭,總的到講就是1個意思,這個喬公子要開電影公司。王晶於是問道:「喬公子,原先你是要開電影公司啊?那你尋我有什麼事?」「尋你固然有事……」喬津帆輕笑道,「我明白王先生在邵氏公司是鬱鬱而不得志,所以我指望王先生你能加進我馬上組建的國泰公司,不明白你意下如何?」「啊?你想簽我?!」王晶立即瞪大瞭眼睛,啼道。「那是顯然……」喬津帆呵呵1笑,講道,「邵氏公司的制度,我相信你很清晰,在那種公司有什麼搞頭?良禽遇擇木而息,這個道理我相信你還是懂的吧?」王晶聞瞭,點瞭點頭,講道:「不錯,無線確實沒啥搞頭!」按照歷史,如今的邵氏已經是開始衰落瞭。而邵氏衰落的標志,不在其每年的產片數量減少。恰恰相反,它今年的產片量暴增,僅上半年就生產瞭17部電影。為什麼會浮現這種情況?是因為邵氏的電影上座率太低,每部電影上映不瞭幾天就得提前落畫。而邵氏院線1個大攤子在那裡放著,不放電影天天全得虧錢,所以邵氏不得不增添影片產量。以滿足自身院線的需求。如此1到就造成1個惡心循環,電影質量低劣造成上座率低下,上座率降低造成單部影片上映天數減少,上映天數減少就必須拍更多電影到補償片源的稀缺,而為瞭拍更多電影就必定會減少單部電影的制作成本,制作成本減少之後就會導致電影質量下降。這是1個死結,根本解開不開。邵氏影業公司與邵氏院線公司。兩傢本該相輔相成互相促入的公司,現在卻互相挈累,成為瞭彼此的包袱。邵逸夫已經意識來這1點,但他卻對此1籌莫鋪。那麼,邵氏為什麼會無法拍出好片呢?緣故就在制度上的問題!邵氏的片廠制度在70年代後逐漸顯得僵硬,問題集中體現在對導演和演員的強制操縱上。演員、導演和邵氏之間的合系是關約制,由公司制片部制定劇本,提供應導演拍攝,也同意導演自編自導,但根本的問題在於利潤上,邵氏從到不肯和導演(或者演員)分紅,而僅僅是工資制。不論影片票房的成績多麼突出,或者失敗,後果全有公司獨立承受,不讓導演共跟分享。比如你拍1部戲,工資是1萬塊,那麼票房收進超過千萬,工資還是1萬,票房慘敗,工資還是1萬。邵氏和導演的這種合系大大消弱瞭導演的積極性,如許冠文曾提出要求施行外判方式,和邵氏共跟分擔票房結果,被邵氏駁歸,這種事情也發生在李翰祥、張徹等人身上。另外,邵氏秉承片廠制片方式,基本在影棚和佈景中拍攝,以便操縱制作質素和流程,這在早期是實力的表現,但在後期顯得僵化。隨著嘉禾和新藝城嘗試的外景現場拍攝逐漸流行,邵氏導演桂治洪等也拍攝《成記茶樓》等社會寫實片,但邵氏的藝術突破不夠,比不上外判制度公司的靈便性和隨意性,這方面也限制瞭影片突破的空間。王晶久在邵氏,顯然不可能不明白邵氏的這個弊端,他是深有感摸!喬津帆見胖子意動,很快樂,他微微1笑,講道:「假如王先生肯加盟我的國泰公司,那麼,我可以保障的是,先付你3百萬簽約金,可以讓你自己寫劇本,自己拍攝,公司會給你最大程度上的自由,並且為你提供票房分紅,假如你可以在公司幹滿5年,5年後我還贈予你公司百分之3的幹股,你望怎麼樣?」「啊?」王晶身子1顫,講道,「條件這麼好?你沒蒙我?!」在王晶望到,他這種如今還1文不名就靠他老爸名氣混飯食的小導演,有這麼豐厚的條件簡直是天方夜譚!「王先生,我從到不開玩笑……」喬津帆微笑道,「假如你沒問題,明天我會讓我的律師給你拿到文件,保障是盡對的關法條約!」王晶1聞這話,再也沒有猶豫瞭,奶奶的,邵氏沒搞頭,自有有搞頭的地方。當下他伸手講道:「好!喬公子,以後我就同著你幹瞭!」「好,歡迎你加進國泰!」喬津帆呵呵笑道。第007章、梅艷芳姐妹此時,和王晶談完瞭,喬津帆、王晶就在這裡面玩兒,王晶很輕易地就用錢尋來瞭兩個裝扮妖冶的小姐,摟著她們飲酒。「阿帆,你怎麼也不尋1個啊?」王晶的手很不規矩地捏著那個小姐的奶子,淫笑著講道。此時2人合系近瞭,也就如此稱唿親密些。喬津帆如今重生之後,對於女人的眼界高瞭不少,對於這種小姐是盡對望不上眼的,當下講道:「呵呵,我再望望就是!到,飲酒!」喬津帆端起桌上的啤酒啼道。「好,飲酒!」王晶哈哈笑道。就在這個時候,酒吧唱臺上唱歌的男歌星1首歌唱完瞭,然後,就有兩個女人上臺到唱歌。在如今的香港,女孩子為瞭補貼傢用,來酒吧到唱歌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當那兩個女人上到之後,喬津帆,卻登時呆住瞭。隻見臺上浮現的是1對望起到像是姐妹的漂亮女孩子,年紀稍大的望起到也就2十歲左右,年紀小點兒的十78歲的樣子,2女相貌全是十分相似,1眼就能望出盡對是姐妹。但是,最讓喬津帆感來驚異的是,那個妹妹的長相,喬津帆剎那從腦海當中想起瞭1個人,1個前世紅遍瞭整個亞洲的女王歌星。「大傢好……」這個時候,那2位美女姐妹花當中的姐姐講道,「謝謝大傢到捧場,我們兩個是姐妹,我是姐姐梅愛芳,這是我妹妹梅艷芳,今天指望大傢多多捧場!」梅艷芳!喬津帆登時復驚復喜,哈哈,想不來運氣這麼好,今天能見來傳講中未到香港歌壇的歌後,梅艷芳。在香港歌壇上,有1個人不能不提,那就是梅艷芳!此女是2十世紀末期大中華地區樂壇和影壇巨星;香港樂壇殿堂級藝人,香港演藝人協會的創辦人之1及首位女會長。梅艷芳以醇厚低沉的嗓音和華麗多變的形象著稱,被稱為「」百變天後「和」東方麥當娜「,她是大中華地區首位在跟1個演唱會換多套歌衫、在不跟專輯封面和音樂錄像帶有不跟造型的歌手,曾引領粵港地區的時代潮流,是香港樂壇最高榮譽」金針獎「和」中國金唱片獎藝術成就獎「的最年輕得主,至今維持著華語女歌手都球演唱會場次的最高紀錄。梅艷芳跟樣蜚聲影壇,榮獲過兩岸3地的影後,進選」中國電影百年百位優秀演員「。她1生致力公益慈悲,推入大中華演藝事業的交流關作,被譽為」香港的女兒「。梅艷芳的傢景早年非常貧窮,因此她不得不出到賣唱討生活,直來1982年9月參加瞭無線舉辦的歌唱比賽,她這才1鳴驚人,1飛沖天。此時才是1982年的2月份,顯然香港全不明白梅艷芳是什麼人。雖然此時的梅艷芳名不見經傳,但是她們姐妹的美貌依舊是吸引瞭酒吧許多男人的眼光。「哇塞!好美的姐妹花啊!」「是啊,尤其是那個梅艷芳,更是很妖媚啊!」「要是是我老婆就好瞭!」……臺下觀眾眾說紛紜,臺上梅艷芳姐妹已經拿起瞭話筒,開始瞭自己演唱的歌曲。「夜上海夜上海你是1個不夜城……華燈起車聲響歌舞升平……隻見她笑容迎誰曉她內心苦悶……夜生活全為瞭衣吃住行……」梅艷芳姐妹演唱的是粵語版的《夜上海》,這首歌在上個世紀3十年代可是紅遍瞭整個中國,當時隻要是個夜總會,全會有這首歌播放出到。喬津帆不禁暗自感慨,梅艷芳姐妹的歌喉果真不錯,兩下比較,梅艷芳的吐詞更清晰,唱功更好,她姐姐雖然年長,卻是差瞭1點兒,難怪未到她們姐妹參加無線的歌唱比賽,梅愛芳被刷下到,而梅艷芳會被選上。而旁邊的王晶,則隻明白色迷迷地望著梅艷芳姐妹,哪裡管得瞭歌唱得如何?1曲終瞭,都場全是掌聲,望起到大傢對梅艷芳姐妹的唱功很贊許。「謝謝大傢的支持……」梅愛芳這個時候微笑道,「現在我們要入行關唱,請大傢開價碼吧!」喬津帆明白這是什麼意思,酒吧賣唱女1般在唱歌的時候會尋臺下的觀眾關唱,這個時候就會提出開價,誰出的錢多,誰就可以和賣唱女關唱。「1百塊!」有人開價瞭。「1百5!」有人抬價。「2百!」……就這樣,酒吧裡的人紛紛地提高價碼,每次全是5十,或者1百的提升,向來啼來瞭兩千元之後,再也沒有人會啼更高的價瞭。要明白,此時的兩千元港幣,可以算得上未到的1萬塊錢瞭,這種酒吧檔次不是頂級,不可能有什麼大富豪到來這裡,所以啼來兩千元也就差不多頂天瞭梅艷芳姐妹眼見沒有人再啼更高的價瞭,梅愛芳呵呵1笑,講道:「好,現在請這位先生上臺和我們關唱……」「好好好!我到瞭,我到瞭!」那位仁兄講著,就要走上臺往!「等等!我出5萬!」就在那位出瞭兩千元的仁兄樂呵呵地要上臺的時候,忽然,1個響亮的聲音傳瞭出到。這下,都場炸開瞭鍋!竟然有人要價5萬,同兩個賣唱女關唱1首歌?什麼情況?!5萬塊在此時的香港是什麼概念?這麼講吧,1輛普遍的私傢汽車,也就5萬塊就可以買得來!在這裡,竟然有個人會花能買1輛車的錢往和兩個賣唱女關唱!這是誰?!大傢轉過瞭頭,登時望見瞭,講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喬津帆!此時,王晶也是食瞭1驚,他可不是有錢人,此時見喬津帆1下子就拿出5萬塊到尋陪唱女關唱,這不禁讓他很食驚。喬津帆微笑著站起身到,講道:「還有人出價更高嗎?」沒人講話瞭,因為不會有人會在笨來往花更多的錢瞭。5萬塊啊!這裡在場的大部分人可全負擔不起啊!「你講給5萬,你拿得出到嗎?!」終於,剛剛出兩千塊錢的那人啼瞭出到這下在場的人登時起哄瞭。「是啊是啊!把錢拿出到啊啊!」「5萬塊啊!拿出到望望!」「我們想望望你是不是拿得出5萬塊!」……大傢鬧哄哄的,喬津帆淡淡1笑,從懷裡掏出1張支票,刷刷刷寫好瞭,撕下到,講道:「不明白能不能開支票?」王晶趕快上前,低聲道:「阿帆,真花5萬啊?太不值瞭吧?」「住嘴!」喬津帆啼瞭1聲,飲住王晶,在他望到,花5萬塊博得梅艷芳的好感,那是盡對足夠的!在這種酒吧,1般全有2十4小時店內銀行可以用。酒吧的人聞講有人花5萬塊錢要賣唱女關唱,全是趕快過到。「先生,請把支票給我們,我們幫您兌換!」酒吧經理很客氣地講道喬津帆微笑著把支票遞給他。很快的,酒吧就表示,支票有效,可以關唱。這下,再也沒人敢講什麼瞭,原先花兩千塊的那位仁兄則是狠狠吐瞭口唾沫,講道:「花5萬塊尋賣唱女關唱1首歌,有病!」喬津帆此時才懶得管別人怎麼望,他微笑著上瞭臺,梅愛芳梅艷芳全是1臉食驚地打量著他。喬津帆呵呵1笑,望著兩個美女,講道:「怎麼樣?2位小姐,可以開始瞭嗎?」梅艷芳姐妹歸過神到,梅愛芳趕忙笑道:「可以開始瞭,可以開始瞭,那不明白先生想唱什麼歌?」喬津帆微笑著講道:「那不明白2位小姐願不情願唱我寫的1首歌?」「啊?」所有人食瞭1驚,梅艷芳啼道:「先生,你還會寫歌?」「那是顯然,不明白2位小姐願不情願陪我1起唱?」喬津帆微笑道梅艷芳姐妹對看1眼,梅愛芳講道:「我們沒故意見,請把歌詞拿過到吧!」臺下的觀眾此時全非常有愛好,他們全想望望,這個花5萬塊錢的傢夥,到底能寫出什麼歌到。王晶則是更加食驚,他萬萬想不來阿帆竟然還會寫歌。喬津帆微笑著掏出1張紙遞給梅艷芳,梅艷芳和梅愛芳望瞭望,隻見這首歌啼《人生何處不相逢》,2女望來這樣的歌名,不禁全是愣瞭1下。在未到,「人生何處不相逢」是1首足以傳世的經典之作。喬津帆重生之後,對於這些歌曲無不瞭然於心,特殊喜歡最後1句「誰在黃金海岸?誰在烽煙彼岸?你我在歸看那1剎,彼此慰問境況」,真是有種「相逢1笑泯恩仇」的味道。百般無奈、千般思念、萬般感嘆,在多年以後的重逢時,卻不過化作口中輕輕的1聲「你還好嗎?」標題曲「秋色」跟樣感人至深,佈滿著「秋的溫馨、秋的寒感」。多年後苦戀多年的歐丁玉終於另娶他人,並攜妻帶子出席瞭陳慧嫻的大學畢業典禮。可就在那個她回到前的最後1個秋天,她卻還是微笑著唱來「秋天的風身邊輕輕吹」。不明白她是否可在懷念那段「歸味那舊日浪漫字句/街中偷給我的吻」的「秋色」呢?此時,梅艷芳和梅愛芳望著這首歌詞,很快就記下到瞭,2女全覺得這首歌不錯,心中不禁對喬津帆更加好奇起到。就在2女望歌詞的時候,喬津帆已經往吩咐旁邊伴奏的人應該如何而做。等來梅艷芳姐妹望完歌詞之後,梅艷芳講道:「好瞭,先生,我們望完瞭!」梅愛芳則是講道:「對不起,讓大傢等瞭這麼久,現在可以開始瞭!」觀眾們的殷勤登時被挑逗瞭起到,大傢全想望望,這首歌究竟怎麼樣很快,柔美的伴奏,起到瞭,那輕柔和緩的旋律,讓在場的人心中不禁全是1陣輕松。喬津帆抓過瞭話筒,清瞭清嗓子,開始低聲唱道:「隨浪隨風漂浮,隨著1生裡的浪,你我在重疊那1剎,頃刻各在1方……」梅艷芳姐妹接下往道:「緣份隨風漂浮,緣絕此生也守看,你我在凝視那1剎,心中有淚飄降,縱是告辭也交出真心意,默默承擔際遇,某月某日也許再可同你,共聚重拾去事……」如今的香港歌壇還未有後到那樣的稱霸於世,張國榮還隻是初鋪鋒芒,梅艷芳在這裡賣唱,未到的4大天王更是還不明白在哪兒,所以粵語歌的進展還不算巔峰,這首《人生何處不相逢》卻是十分柔美的,此時聞在人們的耳中,大傢全被這柔美的歌聲吸引住瞭。此時的喬津帆唱歌功底絲毫不比那些大師要差多少,而梅艷芳姐妹更是具有唱歌的天賦,再加上這首歌的絕妙歌詞,3人的關唱洋溢瞭溫馨的滋味。王晶也沒想來阿帆唱歌竟然這麼好聞,愣在那裡,1句話也不講。最後,當喬津帆和梅艷芳姐妹關唱出「他方的晚空更是遠遙,誰在黃金海岸,誰在烽煙彼岸,你我在歸看那1剎,彼此慰問境況……」之後,喬津帆微笑道:「1曲終瞭,大傢覺得如何?!」第008章、山寨版「英雄救美」此時,所有的人愣瞭1下,接著齊聲鼓掌。「唱得太好瞭!」「噢噢噢!唱得好,唱得好!」「這首歌真的是太棒瞭!」「先生,你是不是歌星啊?!」……望著臺下的喧鬧,喬津帆淡淡1笑,轉身走來梅艷芳姐妹身邊,講道:「謝謝你們帶給我今天1個這麼好的夜晚!」梅艷芳姐妹有些臉紅的望著喬津帆,梅愛芳問道:「先生,還不明白……你啼什麼名字呢?」「喬津帆,小喬的喬,天津的津,帆舟的帆……」喬津帆微笑著對她們揮瞭揮手,轉身下臺。梅艷芳姐妹望著喬津帆的背影,1時之間不禁呆住瞭。……臺下,喬津帆走歸來瞭王晶身邊。「哎呀,阿帆,你唱的實在是太好瞭!我全聞得進迷瞭!」王晶大聲贊許喬津帆卻是擺瞭擺手,笑道:「這個先別講瞭,要敬佩等以後吧,現在有個事兒要麻煩阿晶1下……」「啊?阿帆,什麼事兒啊?」王晶愣瞭1下。喬津帆低頭在王晶耳邊講瞭幾句話,王晶眼睛1亮,低聲笑道:「阿帆你放心,保障給你辦好……嘿嘿,跟時還要祝阿帆你早日抱得美人回瞭!我還等著飲阿帆你的喜酒呢!」喬津帆哈哈1笑,講道:「我會的,我會的!哈哈哈……」……晚上十1點,梅艷芳姐妹從酒吧下班瞭。今天姐妹2人可是滿載而回啊,喬津帆花5萬塊和她們關唱,按照酒吧的分成55開,姐妹2人拿來瞭兩萬5,這可真是天上掉餡兒餅啊!「姐,今天那位喬津帆先生真是慷慨,出手闊綽,而且歌也唱得那麼好……」梅艷芳對姐姐講道。梅愛芳呵呵1笑,講道:「怎麼?你望上他瞭?」「哎呀,姐姐,你胡講什麼呢?」梅艷芳狠狠地拍瞭姐姐1下。「好瞭好瞭,我不講瞭,行瞭吧?不過今天賺瞭這麼多錢,我們接下到的1段日子不用愁瞭!」梅愛芳笑道。「嗯,還是趕緊歸傢吧,現在黑燈瞎火的,晚上沒人,我有點兒驚恐……」梅艷芳望著周圍1個人也沒有,而且路燈也不亮,不禁有些膽冷。梅愛芳其實心裡也頗為不喜歡走夜路,當下觸瞭觸妹妹的手,講道:「妹妹你別驚恐,我們很快就啼來出租車瞭……」就在這個時候,忽然,67名古惑仔裝扮的人沖瞭出到,1把攔住瞭梅艷芳姐妹的往路!梅艷芳姐妹嚇瞭1大蹦,梅愛芳下意識地把妹妹護在身後,講道:「你們……你們想幹什麼?!」梅艷芳更是嚇得臉色蒼白。要明白,雖然廉政公署成立之後,香港的治安得來瞭1定的操縱,但是並不能根本上解決香港黑社會的問題,所以晚上走夜路被,女孩子被古惑仔侵犯的事情常常發生,梅艷芳早就有所耳聽,此時更是嚇得渾身顫抖。那幾個古惑仔淫笑著盯著梅艷芳姐妹,其中1個黃頭發的講道:「哈哈哈……兩個陰道,你們不關鍵怕,哥哥們是很友善的。那句話怎麼講到著?月黑風高,春宵1刻值千金,今天你們就同我們兄弟,嗯,春宵1刻吧!」梅艷芳姐妹嚇得魂不附體,梅愛芳請求道:「各位大哥,不要啊!你們要錢我可以給你們,千萬……千萬別……求求你們放過我們吧……」「哈哈哈……放過你們?想也休想,弟兄們,上啊!」那黃發1揮手,幾個古惑仔就朝梅艷芳姐妹撲倒。梅艷芳當場嚇得腿軟瞭,梅愛芳則是趕快大喊「救命」!「我靠,是誰敢在這裡欺負女孩子?!」就在這千鈞1發之際,隨著1聲大喊,1個男人跑瞭過到,不是別人,正是喬津帆!梅艷芳姐妹1見來喬津帆,登時復驚復喜。「喬先生,是我們!快救命啊!」梅愛芳趕快大喊道。喬津帆跑來梅艷芳姐妹身邊,擋在她們的前面,講道:「2位小姐請放心,我1定不會讓他們損害你們的……」那幫古惑仔此時1見喬津帆,立即猶如老鼠見瞭貓1般,那個黃發的趕快賠笑講道:「原先是喬公子啊!哎呀呀,真沒想來會在這裡遇見您老人傢!」喬津帆寒寒1笑,講道:「原先是你小子!小子,這兩位小姐是我的好夥伴,你想動她們嗎?」「不不不……不敢不敢……」那幫人趕忙拼命擺手,「我們盡對沒有這個意思……2位小姐,真是對不起……我們走!」講著,幾個古惑仔逃也似地奔瞭梅艷芳姐妹望的目瞪口呆,萬萬想不來竟然就這樣就沒事兒瞭。「那個……喬先生,你是怎麼讓他們……讓他們……」梅愛芳結結巴巴地問道。喬津帆呵呵1笑,講道:「我在道上也算有點兒合系,所以他們怕我……不過2位小姐,這全這麼晚瞭,你們怎麼走路歸傢?這可不成,香港如今治安不好,這樣很驚險的!」梅艷芳姐妹1聞,對看1眼,梅艷芳道:「我們也想趕車嘛……可是沒啼來車啊!」「額,這樣啊……」喬津帆呵呵1笑,講道,「那麼不明白2位小姐情願不情願讓我送你們歸傢呢?我的車就在這兒不遙……」「什麼?這個……多不好意思啊……」梅愛芳道。「這沒什麼……」喬津帆很大氣地講道,「咱們也算是夥伴瞭,助人為樂,為高興之本,不是嗎?」「這個……」梅艷芳姐妹猶豫瞭1下,還是允許瞭,畢竟,走夜路真的不安都,還是有人護送的好…………另1邊,剛剛那幾個古惑仔,已經聚在瞭王晶身邊。「怎麼樣?胖子,戲演得不錯吧?」那個黃發呵呵笑道。王晶哈哈1笑,拍瞭拍那黃毛,講道:「嗯,非常不錯,幹得好啊!」「少廢話!給錢!」黃毛啼道。王晶笑著從懷裡掏出1沓錢遞給黃毛。……當梅艷芳姐妹望來喬津帆豪華的法拉利轎車的時候,登時呆住瞭。要明白,梅艷芳傢可是全窮的不行瞭,她們哪裡坐過法拉利這樣的高級汽車?喬津帆呵呵1笑,講道:「好瞭,2位小姐,上車吧……」梅艷芳沒有動,此時的她才十9歲,已經被這輛豪華汽車給完都震撼住瞭還好她姐姐還算有點兒知識,拉瞭1下她,將她帶上瞭車。1路上,梅艷芳姐妹全是頗為不習慣地在車裡東望望,西望望,頗有些劉姥姥入大觀園的態勢,令喬津帆不禁暗暗好笑,講道:「你們兩個沒坐過奔車?」「固然沒有瞭……」梅愛芳講道,「我們哪裡坐得起這樣的車子啊?」「對啊?你不會在取笑我們吧?」梅艷芳瞪瞭喬津帆1眼講道。「呵呵,對不起,我可沒有這個意思……」喬津帆呵呵1笑,接著心想,望起到自己簽下這對姐妹花才行啊。再想想,幾個月之後,麗的就該清盤瞭,然後是邱德根收購麗的,改組亞視,自己要想辦法把亞視弄來手才行。另外,今年的世界杯快要開始瞭,自己的特異功能可以預先明白比賽結果,在世界杯上賺錢……喬津帆無限YY啊!梅艷芳姐妹顯然不明白喬津帆心裡在想的這些宏圖大計,她們此時全還在驚奇於法拉利奔車裡的豪華呢!很快的,喬津帆開車把梅艷芳姐妹送來她傢的房子。當望來這座房子的時候,喬津帆依舊是有些食驚。這是1棟望起到不會超過5十平米的小瓦房,屋子的磚瓦望起到全十分陳舊瞭,1望就是幾十年前建起到的老房子。「你們……住這兒啊?」喬津帆猶豫瞭1下,問道。「可不是嗎?」梅艷芳這小丫頭長嘆1聲,講道,「不能同你這位有錢人比啊!唉……」喬津帆幹笑1聲,講道:「傢裡就你們兩個人掙錢啊?」「也不是,我們兩個哥哥全在外面打工,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